您的当前位置:澳门百家乐玩法 > 延边篮球大赛 >

延边足球早该死了

时间:2019-09-16

  谁知,在中国足球新一轮金元风暴来临的时候,延边竟然奇迹般的再度登上了顶级联赛的舞台。对于延边球迷来说,那两年就是一场梦。没有大牌外援,没有高额的薪水,就凭这一股子热血,斩落豪强无数。人称中超“毕尔巴鄂”。但在梦想被踩在脚底的时代,钱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热血总会变冷,金元才是王道。延边队的梦,在一捆捆钞票中击碎。

  2019年刚过没几天,这家穷得让人肃然起敬的俱乐部,突然被爆即将破产,原因是拖欠了高额的赋税。奇怪的是,这个消息是延边州体育局自己召集媒体和球迷宣布的,延边富德俱乐部方面全然不知情况……有现场的球迷戏称:这是一次缺席审判。都说年关难过,但延边还是奇迹般的挺过了农历新年,腊月二十七,杀只鸡的这天,他们拿到了中甲准入资格。

  延边足球,失去了天时,失去了地利,纵有人和,有何用?何况人和,就真的存在吗?

  赵:实际一考察人家就明白了,存在着运输问题,说要用汽车运得现修路;要是用毛驴车运,绿色食品到城里就变黑色食品了。要是用直升飞机硬拔吧,还不够油钱。

  其实延边并非是一座城市,它是由八个县级市组成的自治州:延吉、图们、汪清、和龙、龙井、珲春、敦化、安图。除了延吉外,其他的县市基本上就是三五条街,几十万人。图们和珲春是两座实实在在的边境城市,距离我们东边的邻居仅仅隔了一条十几米的小河。冬天河面结冰,人们要是跑快了都能从河面滑过去。珲春更狠,不光有东边的邻居,还有北边的邻居,当地人因此还在三国交界的地方设立了一个景点,美其名曰一眼望三国。这个景点其实有点悲哀,因为站在那座边境的高塔上,人们可以很轻松的看到十几公里外日本海的海平面,那里曾经属于中国。

  钱,这是阻碍延边足球发展最大的原因。但这句话本身就有问题,东北经济差,是不是钱闹得?企业员工发不出来工资,是不是钱闹得?除了钱,就没有其他的问题了?

  不过自从延边州内的城际高铁开头,这种延边内部的足球“贫富不均”问题在慢慢改善,延边总经理于长龙也曾跟台长透露,要扶持台长家乡的足球环境。可这一切,都随着延边的消失而烟消云散。那红色队徽上的1955,后面多了一个破折号和一串数字。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这支俱乐部,或许全中国会有一部分人完全不知道这么个小地方。但是有这么支球队,全中国还是有许多人不知道延边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延边队死亡后,许多媒体都说足球城陷落了,但当地人也许会说:延边那么多城市,就没有个叫足球城的地方。

  在延边痛苦的死亡过程中,台长看到了一个不负责任的双方,富德说延边体育局承诺的资金不到位,体育局说富德不但不给钱,还阻碍其他企业拯救延边队。双方一边说为了延边队好,一边想把主导权揽入怀中,私底下却是相互扯皮。其结果,就是延边错过了所有能够自救的方法,在两股势力的夹击下,走向了死亡。

  然而事情在仅仅过了二十多天后急转直下,延边富德突然宣布破产在即,2月25日正式宣告死亡。

  此情此景,让台长想起了本山大叔的一部小品——《三鞭子》,那部作品里本山大叔有一段经典的对白。

  多年以后,从事了这个足球媒体行业后的台长总结,为什么同样是延边的城市,足球氛围的差距能如此之大——可能是因为我们那汉族同胞太多了。

  最后,想把本山大叔说的另一句爆款金句送给目送害死延边队的相关“凶手们”:

  据说延边队曾经被一家在海外长期从事足球事业的公司看中,延边体育局本来都要签约了,结果对方提出能否让富德出示一份除欠税外俱乐部无其他隐形债务的承诺函,结果富德没有同意。此事只能作罢。台长并不知道这家企业是谁,只知道在不久之前,英超豪门曼城的母公司城市足球集团入股了一家中乙球队。城市集团是否就是那家公司,台长不得而知。只是那家中乙队,现在活得挺好。

  富德断供,老板被抓,国家收紧险资投资,偏偏此时,东北经济一片凌乱。台长所在的延边某城,一座豪华的购物中心拔地而起,建成之后零星有人,外面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一到晚上没有几家亮着灯。钱越来越难挣,是许多人的共识。

  赵:满山都是宝,就是运不出去了。这不,前两天来个外商,相中了咱们的山橛菜。人家管那叫绿色食品,说是要在城里建加工厂。

  外界都说,延边是做足球城,但当地人或许并没有这种感觉。标签这东西就是这样,要是好的,大多数人都会默许,要是坏的,很多人就要跳脚骂街了。恰巧足球城就是一个不疼不痒的标签,那你们说是就是吧。

  台长感觉,这么穷的地方,这支球队能挺这么长时间,也真是难为这群工作人员了。

  北去的列车上,黑色的土地上努力的覆盖着几处斑斑驳驳的白色,仿佛是在为冬天的尊严挣扎着。和这惨相一样的,是延边足球。

  延边这个地方,就是命里缺金,而环顾四周看看,这地方不缺金都怪了。延边有一家药企,规模很大,国内也算小有名气,曾经冠名延边队。甲A时代中期,烧钱之风愈演愈烈,延边纵然依靠着子弟兵打天下,可还是需要钱。最后给这家药企的老总都要急了:怎么天天要钱啊?不久之后,延边队挣扎着降入甲B,一线队卖给了另一个踌躇满志的老板——宋卫平。而留在延边的足球少年们,开始征战乙级联赛。又从中乙打到中甲,在沉沦中踯躅前行。教练班底、投资人向走马灯似得去了又来,主要靠着政府微薄的奶水。

  其实延边的八个县市中,有些确实是足球发达,比如延吉,池忠国、池文一、朴成、金敬道都是从那里走出来的。但有些……比如台长的家乡,真得是“足球荒漠”,台长还记得高中时候的体育老师,每次上课都兴奋的向我们讲述他看杜震宇踢球的往事,台长甚至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激动的泪光。后来想想,杜震宇踢球是挺好,但也不用像扶贫似得每次都讲吧……从小到大,台长只记得有一个同学说出了自己想踢球的梦想,然后被班主任骂了个狗血喷头。除此之外,足球这个项目只存在于电视中,和每年各企事业单位的运动会里。就连台长家乡的延边队球迷协会,也是在延边队冲超之后才匆忙组建。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