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一文不名”但鸟人只是个角色

时间:2019-05-30

  

我曾“一文不名”但鸟人只是个角色

  迈克尔·基顿:我不嫉妒。想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是蝙蝠侠!我为自己当初所做的选择感到骄傲。蒂姆·波顿是我们当中的开路人,如果我的表演也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我同样会感到非常荣幸。 记者:墨西哥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带着《鸟人》找到你前,你是否一直在期待和这样量级的神导合作? 迈克尔·基顿: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一文不名。讨厌不断的自我重复,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我敏感的内心告诉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自我重塑。于是,我推掉了很多片约,休养生息,尤其是那些没有营养的片子。 在刚刚结束的第87届奥斯卡金像奖上,台上,33岁的“小雀斑”埃迪·雷德梅恩捧着影帝奖座,激动地说不出话;台下,坐着年过花甲的落选者迈克尔·基顿,对着镜头面带微笑。英国《卫报》评论“这是基顿此生第一次提名奥斯卡影帝,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奥斯卡还欠基顿一个小金人,凡是看过《鸟人》的观众无不感慨。这个31岁才凭借《夜班》初涉大银幕的男演员,38岁和导演蒂姆·波顿合作《蝙蝠侠》时初尝成名滋味,可惜演完第二部他便因厌倦重复而主动请辞,其后星运日趋平淡,直至2014年的《鸟人》,而此前他至多在商业片里打打酱油或是给动画片做配音。 记者:现如今大家提到“蝙蝠侠”想到的都是克里斯蒂安·贝尔,你听到后有何感觉,会嫉妒吗? 迈克尔·基顿:为什么不?看看我的履历表就知道,对我来说,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无论好电影还是不那么好的电影我都接过,但如果有得选,只要够好玩就行。 迈克尔·基顿:当然。从伊纳里图的《爱情是狗娘》开始,我就跟他有神交。古语言冥冥之中自有注定,遇到好剧本、好导演,我当然不会错过。就像是参加赛跑,起点和终点我都想有好成绩。 迈克尔·基顿:他从没说过类似的话。不过我们倒是讨论过很多其他的话题,比如艺术家、人性以及人的自我意识。也许导演比我更像这个角色。这是一个关于艺术家如何质疑自我的故事。 陪他看片的时候,连我也不由自主地被瑞根打动,心想“天哪,这部片子真是太棒了!”然后我才忽然意识到,伯纳乌思念C罗帮手去时4200万归来1个亿皇马恐再。银幕上的那个人竟然是我。那是我第三次看片,而此前我从来不看自己演的电影。奥巴马也很喜欢,他见我第一句就问,“你为什么不多拍几部这样的电影?” 迈克尔·基顿:虽然最初我也认为它有点“讽刺”,但我还是努力在生活中寻找灵感。当我在工作时,我心中的“鸟人”,我的自我会变得很强大。它令我极度膨胀,30分钟后又会毁了我,简直就是一个暴君。这就是我的创作过程。向前走了两步,又向后退了三步,我喜欢这样。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拍这部电影。但我们完全没有相似的地方,除了都是职业演员外,我和这个角色完全不同,尤其是性格。我的目标是把瑞根的绝望完全释放在大银幕上,不然,我就是个傻X,瑞根他只是个角色罢了。 迈克尔·基顿:应该是七八岁的时候。当时我在宾夕法尼亚州上小学,上课时跟同桌偷偷聊天被老师发现了。她让我站起来,在全班同学面前重复自己说过的话,我不愿意,她说,“你不是很喜欢表现自己吗,那给大家唱首歌吧!”我清楚记得那种众目睽睽之下的讨厌之感,从脖子红到了耳朵根,但为了气老师,我手舞足蹈地唱了首儿歌,全班同学都开心到沸腾。从那时开始我就很排斥被过度关注。为了拍电影,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脱掉衣服横穿时代广场,但我绝不会把生活里的自己公之于众。 迈克尔·基顿:越是简单的东西越能直指内心。前段时间,我还打电话给好哥们杰克·尼科尔森约他来看片,他看完之后很激动,用“大师级”来形容。 迈克尔·基顿已确认将出演讲述麦当劳公司创始人的传记电影《创始人》,该片由《大梦想家》导演约翰·李·汉考克掌镜。影片的主人公是迈克尔·基顿饰演的雷·克洛克,一个伊利诺伊州推销员。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他在南加利福尼亚遇到了正在经营汉堡快餐生意的麦当劳兄弟,这让他看到了无限商机。于是他决定和麦当劳兄弟联手,并最终从后者手中夺走快餐公司,将其做成了身价数十亿美元的快餐业帝国。此外,基顿正与J·K·西蒙斯、“抖森”汤姆·希德勒斯顿共同出演《金刚》前传电影《骷髅岛》,和老搭档蒂姆·波顿合作的《甲壳虫汁2》也在商业阶段,另外还有《小黄人》《玩具总动员4》的配音工作。 迈克尔·基顿:虽然最初我也认为它有点“讽刺”,但我还是努力在生活中寻找灵感。当我在工作时,我心中的“鸟人”,我的自我会变得很强大。它令我极度膨胀,30分钟后又会毁了我,简直就是一个暴君。这就是我的创作过程。向前走了两步,又向后退了三步,我喜欢这样。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拍这部电影。但我们完全没有相似的地方,除了都是职业演员外,我和这个角色完全不同,尤其是性格。我的目标是把瑞根的绝望完全释放在大银幕上,不然,我就是个傻X,瑞根他只是个角色罢了。 迈克尔·基顿:不觉得。相反,我很感谢蝙蝠侠这个角色,没有他也不会有《鸟人》。听说后来克里斯托弗·诺兰拍的《暗黑骑士》也很棒,但蝙蝠侠相关的电影我一部都没再看过,偶尔在影院等着看电影时欣赏过预告片,看着都还不错。其实这也不代表什么,世界上的好电影太多了,我不能部部都看过吧。 迈克尔·基顿:当时我在《机械战警》剧组,我的经纪人说伊纳里图想找我演电影。我相信如果有天你接到一位像他这样的导演的电话,你也不会拒绝。与其说我期待和某位导演合作,不如说我更期盼一部神作。 像大多数演员一样,基顿并不喜欢回头看自己演过的电影。但,《鸟人》是个例外。他能一气儿看三遍,盯着银幕上那个绝望癫狂的过气明星瑞根,他始终怀疑这个谢顶的老头到底是不是自己。据基顿透露,奥斯卡影帝杰克·尼科尔森、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同样为《鸟人》着魔,以至于后者见面第一句就问,“你为什么不多拍几部这样的电影?”但对于镁光灯下万众瞩目的明星身份,他始终持敏感的半拒绝态度,他说,“为了拍电影,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脱掉衣服横穿时代广场,但我绝不会把生活里的自己公之于众。”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